友好交涉

*黑白.捏造过去.

短打.


-


“请放开我。我不认识您。”


“一本正经的模样还是没有变啊,你这家伙。”


对初次见面的人贸然做出抓住手腕的举动无论是谁都会被下意思认定为荒唐。亡者用力极大,五指像要以融入鬼使白血肉般紧捏不放,地府浓雾混沌遮碍鬼使清明视线,可他还是能看见亡者那双金瞳在昏暗中闪烁不知名的光芒,虹膜一圈的血红与墨色瞳仁像黑曜石与鸽血红镶嵌于琥珀中央,眼尾上挑眼角却低垂,眉梢写满我不相信你不记得我了这几个字,神情异常认真地注视着鬼使白。


鬼使白想要发笑,但他怎么也笑不出来。疼痛至麻木的右手腕依然被亡者抓着不松一分力度,熟悉像在哪里看过的脸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面前执着于自己的灵魂到底是谁。他不禁微眯双眼,又向前倾了身子局面找回些优势,鬼使白轻声说道你只是个死人,我只是负责指引你们这些灵魂的引路人,你我生前或许见过,但我并不识得你。放下执念去喝下孟婆汤,再度轮回转世对你也是一桩好事。


“谁要喝那什么汤了,你的脸我死也忘不了。”他为了证明这句话还笑了笑,“就比如现在,我死了,我还是认得出你。”


“那是前尘过往,何况我真的不认识你。”


“看我这张脸什么都想不起来?”


亡者另一只手伸出食指指着自己的脸,倏地向前凑近与鬼使白的距离。几乎鼻尖贴近鼻尖,呼吸足以交缠,发丝交错的距离。在地府不存在的月华下前几个时辰还可以被称作人类的亡魂脖颈凝固的几圈血迹还是鲜红的,敞开的胸口伤疤纵横狰狞,鬼使白一时未反应过来,怔在原地片刻心头涌上被戏弄的恼怒感。他挣开被扼制的手又反拽亡者纤细的手腕,迫使他与自己远离。


“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你的名字是?”


“黑羽。”


“我带你去找判官,他那里或许有你要寻找的人。”他一边整理招魂幡一边尽可能控制力度不弄疼黑羽,“但若那人比你率先离去,那或许便无法寻到,你可想好了?”


“别闹这么麻烦了...你这张脸我就算被投入地狱被挫骨扬灰,都忘不掉的。你我是不可能认错的,你的名字我也记得清清楚楚,我不清楚你为什么会是以这幅姿态出现在这个鬼地方,但你绝对是我的弟弟,这一点我很确信。”


鬼使白罕见的语塞,他松开桎梏亡者的手,双手支着招魂幡。


被一个灵魂纠缠的情况时常出现,他也从一开始的不知如何是好的迷茫到现在的可以冷静对待得心应手。但面前的亡灵他无法冷静对待且得心应手,他将生前的事全部遗忘,连同自己的名讳和至亲。面前猛然出现的黑羽唤他为弟弟,他想了很多种可能性,最后无非归类到认错人了。


但这个令人惊讶的纠缠不休也未免执念太过深刻了。


鬼使白问他,那我的名字是什么?


黑羽轻笑出声。


“月白。”


end.


评论

热度(18)

© 浅河 | Powered by LOFTER